海事服務網|新聞中心|航運|船舶|海事|港口|船員|圖片|人物|企業|指數|專題|潮汐
潮汐表 艘船寶
新聞 > 時事新聞 > 正文

炸船!騙保?一場7700萬美元的油輪索賠官司有了判決

來源:信德海事  2019-10-09  我要評論  

導讀:

10月7日,英國高等法院法官安德魯?蒂爾(Andrew Teare)做出了有利于一個戰爭風險承保人財團的判決,否決了一項針對一艘名為Brillante Virtuoso的suezmax型油輪全損案件高達7700萬美元的索賠要求。

10月7日,英國高等法院法官安德魯?蒂爾(Andrew Teare)做出了有利于一個戰爭風險承保人財團的判決,否決了一項針對一艘名為Brillante Virtuoso的suezmax型油輪全損案件高達7700萬美元的索賠要求。根據一份長達139頁的判決書顯示,法官判決被保險人惡意行為導致船舶全損,保險人有權拒賠。

微信圖片_20191009093917.jpg

本文的主角船舶為一艘名為 Brillante Virtuoso的油輪(1992年建造,15萬DWT),2011年7月,該船在也門附近海域發生爆炸燃燒(分油機間有爆炸物被故意引爆),最終被推定全損,涉及索賠金額大約為7700萬美元。

昨天(10月7日),經過長達50多天的超長庭審之后,英國高等法院法官Andrew Teare就本起案件做出判決,根據一份長達139頁的判決書顯示,法官判決被保險人惡意行為導致船舶全損,保險人有權拒賠。

此前,該輪抵押持有人比雷埃夫斯銀行Piraeus Ban及其抵押保險公司向該輪戰爭險承保人索賠高達7700萬美元。

但是,該輪承保人Talbot Underwriting(美國保險業巨頭美國國際集團(AIG)旗下的戰爭險保險人), Hiscox, QBE, Chaucer 以及其他聯合承保人申稱該輪所遭遇的火災以及最后的全損都是由該輪船東希臘Marios Iliopoulos以及救助打撈公司Poseidon Salvage聯合故意為之。

在這份長達135頁的判決書中,Teare 表示,“Brillante Virtuoso的推定全損是由船東公司Iliopoulos先生的故意不當行為造成的。在這種情況下,(比雷埃夫斯)銀行不能確定損失是由保險危險造成的。因此,必須駁回銀行的索賠請求。”

微信圖片_20191009093921.jpg


海盜破壞or船東燒船?


本案件原告比雷埃夫斯銀行(Piraeus Bank)表示,2011年7月6日清晨該輪正在也門附近的亞丁灣漂流Drift時遭遇7名武裝海盜登船。該輪船長稱,將這批海盜誤認為了是公司安排的海上護航保安人員。

原告介紹到,這些武裝人員登船后迅速控制了該輪,并要求其駛往索馬里。隨后這些武裝人員在駕駛臺開槍,并在分油機間啟動了一個簡易爆炸裝置,爆炸發生后整個機艙被點燃。

微信圖片_20191009093925.jpg

隨后在這群武裝人員撤離后,該輪大副將相關情報報告給了美國海軍反海盜軍艦USS Philippine Sea 并啟動了該輪的SSAS。

船舶被點燃后,救助打撈公司Poseidon Salvage 第一時間抵達現場對該輪進行滅火作業,但該輪火勢在當天晚些時候再度蔓延到該輪生活區以及駕駛臺。最終因損失嚴重被判定為推定全損。

微信圖片_20191009093927.jpg


然而,該輪的保險人卻并不對原告的陳述買賬。保險人聲稱,該輪的火災是在該輪船東Iliopoulos旗下的 Suez Fortune Investments的授意下故意點燃的。

法官認為不可能


他說,船長允許武裝人員上船是“非同尋常”的。此外,其還表示,武裝分子(海盜)劫持船舶通常只是索要贖金,攜帶簡易爆炸裝置的可能性也“不大”。

法官還指出,根據機艙設備的損壞表明,火災的再次發生是救援公司的蓄意行為。“我得出的結論是,Poseidon (救助打撈公司)應為2011年7月6日12點30分之前該輪的再次起火負責。”

CIWAI ,在對該案的裁決中,法官注意到船東對襲擊的描述存在多種不一致之處。首先,這起事件發生在亞丁附近的也門水域,索馬里海盜從未在那里試圖登船(從那以后也沒有)。其次,根據VDR(航行數據記錄儀,黑匣子)數據顯示,襲擊者稱自己是“安保人員”,這表明,如果他們是海盜,他們應該知道這艘船正在等待安保人員。而Teare 法官的結論是,接近這艘船的人(海盜)“不太可能”知道該輪正在等待海上護航隊員。此外,當船長被要求將船泊轉向索馬里方向時,他選擇了一個非常不同的方向,但是登船武裝分子沒有發現也沒有糾正。


同時,Teare法官也指出關于本案件的“拼圖”實際上目前也并不完整,因為目前并沒有關于Iliopoulos 指示故意破壞或獎勵相關人員的證據。


但是,Teare法官表示,“在一切可能性證據清楚而不可抗拒地指向承保人的結論是正確的前提下,上述情況不能成為不接受承保人申訴的原因。”

此外,該輪船東也有故意破壞船舶的動機,有證據顯示Brillante Virtuoso在2009年-2011年之間產生了高達1000萬美元的經營損失。到2011年6月,該輪的保險費,船員公司,燃油費,以及貸款利息都有超期的情況。

此前也有燃油商試圖扣押該輪,也有會計師質疑擁有這家公司的公司能否繼續“持續經營”。

Teare 法官總結稱,Brillante Virtuoso事件背后的相關所有事件策劃者都是Iliopoulos。


“武裝人員,船長、輪機長以及Vergos (Poseidon Salvage雇員)他們都不大可能有參與本次陰謀(conspiracy )的單獨動機,但是Iliopoulos 有動機且能策劃本次事件,Iliopoulos 希望該輪被大火損壞,亦即如果其能成功利用該輪完成7700萬美元的全損索賠,這將能其公司順利解決當時所面臨的艱難的財務問題。”


微信圖片_20191009093933.jpg


本案證人曾稱遭到死亡威脅

本案證人Theo Blake(化名)曾表示他正面臨著“現實和迫在眉睫的危險”,而且他的母親也受到威脅。去年11月,英國高等法院(High Court)裁定倫敦警方無法繼續就該目擊證人的身份進行保密,Nigel Teare曾表示,公布這名證人的信息不會將其至于進一步的危險。


Talbot Underwriting 表示,這名化名為Theo Blake的知情人士可以作證,爆炸是由船東的陰謀造成的。


此前,Blake一直在協助倫敦警方對沉船事件進行刑事調查,并于2017年10月以化名簽署了一份事實陳述。

微信圖片_20191009093937.jpg


據信德海事網了解,早在2016年,Marios Iliopoulos就在倫敦被捕,因被控在“Brillante Virtuoso”案中共謀欺詐。而目前Piraeus Bank 正在希臘追逐Iliopoulos 資產,該銀行期望通過拍賣該船東在Ekali郊區一棟別墅的方式收回部分賬款。


① 凡本網注明“海事服務網CNSS”的信息作品(包括文字、圖片等作品,下同),版權均屬于海事服務網所有,任何單位或個人如偶有轉載、摘編和發表本網信息作品,請注明“來源:海事服務網CNSS”。如需要經常性轉載、摘編和發表本網信息作品,請事先與本網聯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海事服務網CNSS)”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CNSS官方帳號
延伸閱讀

我來說兩句 已有0條評論,



登錄 注冊     您的評論通過審核后將發布成功
史略
百科
CNSS產品庫
  • 潮汐表
  • BDI
  • 船舶定位
  • 船員模擬考試
大乐透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