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事服務網|新聞中心|航運|船舶|海事|港口|船員|圖片|人物|企業|指數|專題|潮汐

《交通強國建設綱要》關鍵詞:面向全球的交通網絡

2019年9月1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交通強國建設綱要》,到2035年,基本建成交通強國。到本世紀中葉,全面建成人民滿意、保障有力、世界前列的交通強國。其中,在第八章提出“構建互聯互通、面向全球的交通網絡”。其內容是:“以絲綢之路經濟帶六大國際經濟合作走廊為主體,推進與周邊國家鐵路、公路、航道、油氣管道等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提高海運、民航的全球連接度,建設世界一流的國際航運中心,推進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拓展國際航運物流,發展鐵路國際班列,推進跨境道路運輸便利化,大力發展航空物流樞紐,構建國際寄遞物流供應鏈體系,打造陸海新通道。維護國際海運重要通道安全與暢通。”這里簡要解析“面向全球的交通網絡”。

1、樞紐:中國在全世界的角色
《樞紐》的作者施展為大家展示了世界經貿雙循環以及中國在雙循環中所處的“樞紐”角色。中國超大的經濟規模導致全球貿易結構開始變化,形成了一個雙循環結構。中國與西方國家之間的經貿關系構成第一個循環:中國向西方國家出口制成品,從西方進口技術、資金以及各種高端服務業。中國與其他非西方國家之間的經貿關系構成另一個循環:中國向這些國家進口原材料,出口制成品。隨著創新經濟和制造業外包,西方國家逐漸開始去工業化,主打高端服務業。高端服務業不需要原材料,只有制造業、尤其是中低端制造業才需要原材料。而亞非拉這些外圍發展中國家,比較優勢就是原材料。因此,西方國家就不再直接和這些原材料國家發生經貿聯系,曾經西方國家與這些國家之間的穩定的殖民關系以及其后的產品供銷關系被打破。原材料國家只能和以中國為首的東亞經濟建立聯系。中國因此成為全球經貿循環中的樞紐,脫離開中國這一環,全球經濟就沒法完整運轉。然而這樣的模式也存在天然的缺陷,歐美國家中的創新群體以及跨國公司的管理層在這樣的循環中受益良多,但是高新技術的落地主要發生在中國,給中國帶來GDP和就業的同時,讓西方國家的普通大眾沒有了工作機會,進而造成了歐美發達國家的社會割裂,特朗普能夠當上總統就是因為這樣的割裂所引起的民粹化政治而導致的。對于第二循環,需要進行擴展,把南美、拉丁美洲的版圖也納入到這一循環中,這將有更大的包容度和想象空間。
2 引領性:海運企業的作為
十九大報告中首次提出了“交通強國”的新時代戰略命題,構建“交通強國”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不斷彰顯交通運輸的引領性。交通運輸要成為經濟社會的先行,水運業也要在經濟社會中做好先行。水運為經濟社會提供基礎性服務,是與交通運輸相關的其他行業的基礎。沒有水運在沿江沿海以及“一帶一路”的連接,就沒有其背后其他行業的利益,也沒有中國產業“走出去”的利益。新時期貨主與水運業之間的新規則需要建立,但很大程度上仍然要保持對水運業的傾斜,從而保證其能夠具有“先行”的能力,進而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宏愿。西方傳統的國際航運規則將世界上發達國家之間、發達國家與世界市場之間建立了連接,但是,發展中國家之間的連接還不充分,亞非拉之間的連接還不充分,需要水運發揮先導作用,因而需要制度上的保障。水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結果,是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省級港口資源整合以及越來越大的航運央企。以傳統的西方經濟學理論來審視當前的行業集中化傾向,這樣的市場結構不利于行業健康發展,不利于水運業提供更好的服務。但是,新時期承擔“一帶一路”倡議連接重任以及承載“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先行者責任的水運業乃至交通運輸業,需要具有“家國情懷”乃至“天下情懷”的大型企業,民營企業很難成為主導力量,只能是“一帶一路”倡議下的有益補充。民營企業在“一帶一路”掙了錢就有可能把錢留在國外,而國企掙了錢一定會回來,并且能夠提供其他國家企業所難以提供的公共服務。
3 通達全球:構建第二循環
《超級版圖》這本書提出,在“冷戰時期”和“冷戰”結束之初,全球安全被普遍認為是最重要的“公共品”,其主要提供者是美國。但在21世紀,最為重要的公共品卻是基礎設施,而中國是基礎設施的主要貢獻者。20世紀的地緣政治學是基于麥金德的名言:誰統治了世界心臟地帶,誰就統治了世界。在21世紀,這句話就應該改成:誰統治了供應鏈,誰就統治了世界。
改革開放以來,歐美發達國家為了自身市場范圍的擴大以及產業的分工得以實現,主要構建了中國與歐美發達國家之間的海上交通網絡,這是第一循環的基礎設施。現階段,中國的“一帶一路”的陸上通道和海上通道,就是要構建中國與世界上的欠發達地區之間的交通網絡,進而使得第二循環成為可能。因此,海運業承擔了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基礎設施連接的重任,這是具有先導性的基礎設施。未來第二循環的貨運需求增長空間巨大,需要有擔當的中國企業去構建這樣的連接。中國海運企業的控制運力越來越大,也是為了響應這樣的趨勢。
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正在逐步獲得更多國家的認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宏大愿景需要中國人以更為博大和開放的胸襟對待歐美國家發起的貿易爭端。中國應以更高的姿態展現中國的新興大國形象,并以海運業的快速發展以及“通達全球”來支撐對外開放的持續發展,支撐起全球供應鏈網絡的新拓展。
CNSS官方帳號
延伸閱讀
我來說兩句 已有0條評論,點擊全部查看
我的態度: 正 反 中

    您的評論通過審核后將發布成功
驗證碼
點擊圖片更換
     登錄 | 注冊
大乐透机选

更多專家

謝燮
謝燮,交通運輸部水運科學研究院經濟政策與發展戰略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區域經濟學博士學位。在水運戰略、水運政策、航運服務業、郵輪經濟等方面具有較深研究積累,專注探索水運長遠發展趨勢與水運變革。參與《公路水路交通由傳統產業向現代服務業轉型戰略研究》并獲得中國公路學會一等獎,參與《長江黃金水道對沿江經濟社會的貢獻研究》并獲得中國航海科技獎二等獎,參與《公路水路交通節能減排監測與考核體系研究》并獲得中國公路學會三等獎,在水運類報刊雜志發表論文數十篇,出版專著二部,參與編著三部。

更多他的文章

更多《深潛WEEKLY》

  • 凌晨,一集裝箱船傾覆,285箱子落水
  • 廣西海上搜救中心高效處置一艘船舶海上失火事故
  • 朝鮮漁船在日本海域翻船:有船員落水 日方緊急搜救
  • 船員突發疾病 海事緊急救助
  • 東京灣貨輪沉沒 中國籍船員6人遇難
  • “嘉德”號貨船沉沒已確認5名中國籍船員遇難
   

更多專家專欄

最新評論